卡米尔为什么这么好看

不绑定手机发表不了评论和文章了。用不了了这个号。取关随意吧。

卡米尔睁开了眼,在梦里他见到了埃米湛蓝的眼睛,和自己的很像。埃米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,也和自己的一样。

他们在一片夕阳落下的海前吹风。他觉得有些烦闷,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,海面上的海鸟向他们飞来,像是要落在他的手上。而当他伸出手去接住它们时它们变成了蛋糕和黄油。卡米尔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吃掉他们,如果吃掉了他们他们是不是没有机会再变成鸟儿了?他们现在这样又是怎么回事,它们会死吗,还是说它们已经死了。
他把他们放在桌子上,想迟点再作打算。埃米的脑袋和呆毛一样耷拉着。过了一会他看向了自己,挑着一边眉毛。卡米尔觉得他的表情总是非常丰富,他的眉毛可以永远不处与一个水平线上。他疑惑的时候是挑着一边眉毛的,他无奈的时候也是挑着一边眉毛的,他紧张还要佯作轻松时也是挑着一边眉毛的。其实说起来也并不是多么丰富,但是卡米尔能分辨出里面所有埃米的心思。现在他看起来好像很不满,卡米尔想。这是当然的。他又想,他在这里也感到没有由来的烦闷。
他开口“喂,你……”
“什么。”
“嗯……”他挑着一边眉毛,卡米尔觉得现在他是犹豫了。
“算了,没什么……”接着他继续耷拉着脑袋看向海边。卡米尔并没有太执着他想说什么,他看着远海默不作声。
海里的鱼儿相继跳出水面变成一道彩虹,在橘红色的海面上变成巨大的弧。这个地方真奇怪,他想。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如果他们都死了,你会怎么办?”
“……”
“要是,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怎么办?”
“……”
卡米尔不想回答他,他觉得这些问题幼稚又无聊,他保持着沉默,一言不发。埃米没有得到卡米尔的回答,他挑着一边眉毛,尴尬地撇着嘴,也许他觉得自己唐突。卡米尔能感觉到他的无奈。他想他的确是这样的人,他会揣度自己。他擅长没有恶意的刻薄,但实际上那是在照顾别人的情绪。他很微妙地察觉到这一点,虽然其实他根本从来没有被他的话动摇过,但是他懒得告诉他这一点。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对话,只有海浪的声音在耳朵边徘徊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他忽然突兀地说。
“去哪?”这回轮到卡米尔问了,他没有由来地紧张起来。埃米已经站了起来,他想起身拉住他的手,可他已经不在了,他看不到那张喜欢皱着一边眉毛的脸了。桌子被撞了一下,桌上的蛋糕和黄油突然惊起,化成鸽子,扑棱着翅膀掉下几根羽毛然后消失地无影无踪,海面上的彩虹突然坠落,鱼儿们都跳进了水里,没有一点浪花。他的胸口突然被撞了一下。

他是谁?什么名字?我怎么知道他叫什么?埃米?埃米又是谁?谁死了?什么不在了?

他想说点什么。“我——”

然后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轻轻呢喃着。太阳落下了,他听到自己空荡荡的回声。

评论

热度(9)